高端对话:产业互联网的未来之路

高鹄资本持续与各个领域的产业互联网领袖深入交流,探索产业互联网成功的奥妙和未来之路。近日,由高鹄资本提供智力支持的复旦大学经院全球校友会高端产业沙龙——外滩智本汇“从创业到投资——产业互联网的未来之路”在上海顺利举行。

面对产业互联网的机遇与挑战,沙龙活动特邀大搜车创始人、CEO姚军红先生,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先生,大钲资本合伙人陈伟豪先生,高鹄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金明先生,开思汽配创始人、CEO江永兴先生,带来鲜活的案例、深度的理解和前瞻的判断。活动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全球校友会副会长、经济学院客座教授洪伟力先生主持。

以下截取部分嘉宾的精彩发言,与大家分享。

大搜车创始人、CEO姚军红先生

姚军红先生从商业本质出发,谈到大搜车如何通过互联网赋能汽车行业。他指出,商业的本质是通过协议与连接实现资产交换,公司核心竞争力在于能不能掌握、连接牢靠的核心资产。姚先生将人类社会连接层面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部落亲属网络,协议简单;第二阶段是区域网络,城市内部形成分工,形成自给自足的城邦区域网络协作;第三阶段是企业网络,出现原因是工业时代的制造在自给自足的区域出现供过于求,企业网络实现跨区域的专项网络;第四阶段是互联网阶段,互联网将企业网络拆解,总体的规律是新的网络的出现会打破和削弱旧的网络。虚拟空间的互联网,带来最核心变化是将之前的人力资产配置模型的连接和协议实现在线资产配置,提高了转化效率。

姚先生接着指出消费互联网核心是以超级APP中心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汽车行业作为重资产行业,一个超级APP无法解决问题,所以搜车选择了利用互联网为汽车行业赋能。

姚先生从三个层面介绍了大搜车的战略布局,第一层是通过SaaS系统软件数字化和在线化全中国20万家汽车零售店;第二层是协作化,为零售店提供连接服务,提高零售店客户资产转化率;第三层是智能化,包括智能匹配、智能分析、智能问答,通过大数据及人工智能采集分析客户对产品的需求,实现C2M反向定制。姚总认为智能化层是未来最大的机会,大有可为。

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先生

卫哲先生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存量时代。这包含了三层含义,第一是经济进入了存量时代,经济体内会有结构性变化,行业间会出现此消彼长;第二是流量进入存量时代,截至去年年末,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数和用户时长均停止了增长;第三是资本进入了存量时代。

卫先生接着指出正是存量时代带来了产业互联网。在经济存量时代,产业互联网为存量经济市场服务,降本增效;在流量存量时代,产业互联网不应该依赖于BBAT流量;在资本存量时代产业互联网不需要巨大资金投入。

卫先生接着对产业互联网公司做了三个维度的分类,分别是产业类型分类、中美对比分类和使用人群分类。产业类型分类层面,卫先生认为产业互联网不能简单和B2B划等号,应该分为交易型产业互联网,服务型产业互联网和产品型产业互联网;关于使用人群分类,卫先生指出B2B实际是企业人对企业人,这些企业人包括在职员工,中介黄牛,自由职业者;在中美对比层面,卫先生指出共有四种类型,分别是美国有中国一定会有,美国有中国不会有,美国有中国改变后也会有,中国有美国也不会有。

最后关于产业互联网公司的估值体系,卫先生通过对标美国产业互联网二级市场,通过数据分析得出基准线规律“三个50%起步”:如果一家产业互联网企业有超过50%的重复性现金收入增长、超过50%的营业收入增长、超过50%的毛利润率增长,那么可以按照5倍的市销率来为这家企业估值,以此作为一个估值的基准。

大钲资本合伙人陈伟豪先生

陈伟豪先生指出面对目前堪忧的宏观经济环境,投资的要点就是效率。效率分为两个方面,收入端即获客的效率和成本端即运营效率。陈先生通过两个案例阐述了如何通过产业互联网来实现降本增效。

第一个案例是瑞幸咖啡,陈总回忆,通过调研,他们发现一杯星巴克咖啡20块钱的成本里面10块是房租。面对起步阶段资金和品牌的劣势,瑞幸开始做互联网咖啡,减少房租成本,推出麻雀店,做外卖,建立私域流量。随着私域流量的做大,又推出了小鹿茶和轻食,进一步丰富SKU。

第二个案例是陈先生曾参与投资的中国母婴连锁领军企业。五六年前,该企业就选择了一条不同于低毛利、一味追求GMV的道路,而是为消费者提供线上解决方案,最大化单客经济模型,线上买东西之外还可享受线上增值服务。接下来第二步他们开始做并购,将该企业的这套成功模式复制到行业中。第三步做B2B,中国有将近三十万小型母婴连锁店,这些线下店IT系统落后,供应链薄弱,缺少管理、激励机制和KPI,他们为这些线下母婴店提供了一整套解决方案,IT系统,财务管理、库存管理和员工绩效考核,并进一步做供应链整合,将货品配送到低线城市。

开思汽配创始人、CEO江永兴先生

江永兴先生通过分享开思的商业故事,阐述了产业互联网公司具体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他首先指出,汽车后市场规模巨大且仍有很好的发展空间。原因主要是两点,第一是中国快速增长的汽车保有量,中国每千人汽车的保有量才173,对比美国和欧洲每千人大概七八百,仍有很大空间。第二是平均车龄。中国目前平均车龄才4.9年,还不到美国11年的一半,未来中国平均车龄会持续增加,会带来更多机会。江先生接着指出,中国的汽车后市场规模很大,但由于标准和信用体系的缺失,呈现出散、乱、差的特点,中间渠道商分销商数量众多,一个配件从上游厂家出来到维修厂最后给车主装车,会经过15-20个环节,再加上信息化程度不高,整体效率非常低。针对行业痛点,开思通过Google+天猫的模式,构建了一站式的车后产业互联网平台,用智能搜索与智能匹配,为维修厂提供千人千面的采购体验,提高汽配交易效率和供应链效率;通过建立明确的品质和服务标准,提供完善的售后服务、智慧物流服务,在维修厂端形成了高频高粘度的使用习惯。开思将自己定位于科技公司,致力于建设行业的科技基础设施,用科技赋能上下游,推动产业升级。

高鹄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金明先生

金明先生首先定义了什么是产业互联网。他认为经典的消费互联网是在多个行业的一个环节实现广度连接,而产业互联网是在一个垂直行业的多个环节实现深度连接。

金先生接着指出,看一家企业是否是产业互联网公司,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能不能切入多个环节,而不是单纯的在一个环节上做GMV的文章。面对切入多环节的产业,该从标品去切还是非标去切这个问题,金总指出互有优劣。标品特点是容易起量,但也容易陷入价格战,而且面临京东淘宝冲击,导致相当长一段时间很难挣钱,而非标的特点是价格相对没有那么透明,传统电商没有必然优势,产业互联网公司想要站住脚跟相对容易,但挑战是如果SKU和供应商过于分散,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先行者很难通过规模建立门槛。

金先生接着剖析了什么叫做深度连接,分为三个方面,第一,是做信息匹配还是做交易,金总认为能切到交易更好,在中国,小企业付费意愿低,如果只停留在信息平台层面,企业能赚钱但往往做不大;第二,产业互联网公司几百上千人的地推是标配,地推就像是消费互联网中的流量广告,一支有战斗力的地面部队永远不可或缺;第三,是物流、垫资、吃库存,大量的公司不得不做这其中一到两样,如果社会化物流不能满足行业客户的需求,如果垫付资金能够赚取显著多的利润(坏账风险可控是前提),如果吃库存能大大提升流通的效率,那么以上这些就值得干,这些也恰恰可能是挡住竞争对手进入的门槛。

金先生最后指出,产业互联网是属于创业者的广阔天地。第一,互联网巨头的流量优势在产业互联网上难以直接发挥;第二,烧钱加快不了产业互联网企业发展的进程,C端流量也不是首要条件;第三,每个产业都是独立的战场,需要创业者打通产业中的多个环节。

在沙龙的自由交流环节,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先生指出中国产业互联网面临的问题是中国企业家付费意愿的问题,且B2B不一定有一套通用的解决方案,每个行业有自己的特征和节奏。家装、渔业、支付等行业的企业家,小胖熊创始人、CEO牛大龙先生,庆渔堂智慧渔业董事长沈杰先生、汇付天下董事长周晔先生等嘉宾纷纷从企业家的角度探讨了产业端如何看待、如何做产业互联网。

高鹄资本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33618号